齿轮第三季剧情介绍

FollowscriminalinvestigationsinParisfromallthedifferentpointsofviewofacriminalinvestigation. 详情

SF320型电子塑封机的齿轮哪有的卖?3个铁齿轮其中有一个缺了一个齿,其他部件都很好,丢了可惜

SF320型电子塑料封机的齿轮只有找厂家,不同的厂家齿轮的模数、齿数、分度圆不同。铁齿轮缺一齿有办法...



越狱第三季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新一集剧情巴拿马索纳监狱(SONA)展开这里关押尽穷凶极恶之徒法律没有效力Lechero一个狡猾毒贩这些恶徒们首领初来乍到自然要拜过山头迈克尔和马宏以及一干新进人犯被带去见Lechero早就对迈克尔所作所为有所耳闻并对表现出极大敌意马宏对迈克尔示好并提出要求一同逃出监狱但却被迈克尔拒绝同时们俩也见到了老伙伴--T-Bag各路“好汉”再次聚首 同样被投入监狱前狱警贝利克则过着残不忍睹生活没有食物衣不遮体还要被迫打扫厕所但那里见到了一个神秘人物韦斯勒(Whistler)要求贝利克为做一件事情并许以食物相换 监狱里争端有一个特定方法解决--“鸡爪子”即双方生死相搏迈克尔被陷害与一黑大汉相斗这时贝利克出现并把韦斯勒给2张字条塞给搏斗两人马宏帮助下迈克尔赢得了生死之斗而黑大汉死尸被抬出监狱等候那里女子索菲亚(Sofia)打开字条上面赫然写着一串数字和词语 监狱外林肯一方面竭力寻找办法救迈克尔出来一方面也寻找莎拉和儿子LJ偶然间竟接到LJ电话告知自己也到了巴拿马并且要见林肯 林肯赶到相约地点见到却一个陌生女子并且得知莎拉和LJ被绑架只有把一个叫做韦斯勒男子弄出索纳监狱才可以拯救莎拉LJ和迈克尔林肯与迈克尔见面并且把这个事情告诉了 第2集 索纳监狱自从上次暴动后水资源就一直很紧缺莱切罗(罗伯特-维斯顿饰演)权威也因此受到了挑战迈克尔从贝利克那里得知:韦斯勒(克里斯-文斯)正躲下水道里面迈克尔赶去告诉自己被关这里就为了把弄出去 监狱外面神秘女子苏珊和林肯再次见面要求林肯一周内想办法把韦斯勒弄出监狱并且随时向报告越狱进程痴情男子苏克雷终于登场和贝利克碰面并且用枪威胁最终得知其实贝利克根本没有抓住玛丽克鲁兹另外一方面监狱中另外几个美国人也发现了韦斯勒存马洪从麦迪那里得知了韦斯勒所而贝利克和T-Bag则把这个消息出卖给了莱切罗于三方人马地下水道剑拔弩张迈克尔马洪还有莱切罗人马韦斯勒最终被马洪抓住监狱内终于发生暴动但麦克想办法打通了监狱水道拯救了韦斯勒也拯救了莱切罗权威 林肯由字条上线索(维拉银行马德里1989)跟踪到韦斯勒女友并抢到了一本鸟类指南第3集 林肯把撒拉和LJ照片交给了迈克尔迈克尔让林肯告诉苏珊必须要和撒拉通话并策划让林肯去把撒拉和LJ救出来为了和撒拉通话迈克尔威胁T-BAG“借”来了莱切罗手提电话莱切罗虽然不知道迈克尔和T-BAG偷了电话但最后还发现了电话被人动过撒拉电话中暗示了迈克尔所处位置林肯赶去找到了们但最后撒拉和LJ还被绑匪带走 “断药”很久马宏开始越来越不安甚至让律师给搞药但被拒绝了韦斯勒这个神秘人物找到了马宏向打听迈克尔情况然后维斯勒向迈克尔透露了入狱前遭遇以前结识过一个类似自然学家人从那以后就不断有人让维斯勒带们去这个自然学家去过地方其中甚至包括政府官员林肯拯救撒拉和LJ失败以后绝望迈克尔开始认真策划越狱计划似乎发现了点线索已经等不及要离开马宏又要求和迈克尔合作被拒绝以后威胁要杀死维斯勒这一段对话被贝利克听到了 莱切罗发现最近自己身边人有点不对劲怀疑有人搞鬼想夺取监狱统治权监狱里二把手很看不惯阿谀奉承T-BAG处处对表现出敌意而T-BAG也开始计划向反击 拯救撒拉和LJ失败林肯回到公寓门口看到了决定离开玛丽克鲁兹之后就开始一直要求和一起找回那笔钱苏克雷之后接到苏珊电话并且找到了一个带血箱子…… 第4集 林肯整个人都处了破碎边缘纸盒子中放不了别的,而放的是萨拉的脑袋。而苏珊更威胁如果还有花招那么LJ性命也不保林肯被逼无奈再次与迈克尔见面但不敢把萨拉事情告知迈克尔而迈克尔则一心筹划越狱计划借来麦迪十字架让马洪去寻找一支黑色钢笔而林肯则必须找到那个掘墓人帮忙迈克尔用十字架成功制造了停电假象并且乘机提出要求更换牢房而也成功得逞贝里克偷听到迈克尔计划想要乘机入伙结果被拒绝又想出卖这个秘密结果更偷鸡不成蚀把米监狱外面林肯把计划报告给苏珊并且前去买通那个掘墓人结果谁知掘墓人出尔反尔最后苏珊为了保密射杀了掘墓人得知了兄弟俩计划之后索菲亚找到林肯要求一起行动而苏克雷也因此得知苏拉死讯最后决定出手替代掘墓人参与进了越狱计划苏珊从林肯手里面拿到了真正鸟类手册并且寄给了韦斯勒里面赫然夹着一张纸条:“你时间不多了!” 第5集 夜幕降临索纳弥漫着死一般寂静阴暗角落里迈可尔正侦察着高墙内形势:一只老鼠爬过广场唦唦作响狙击手漂亮一枪只留下一团血肉模糊尸体迈可尔打了一个寒战:看来夜间行动计划泡汤了眼看就要到越狱时间最后期限了林肯再次与迈可尔会面迈可尔交待了打算日间越狱计划并再次询问莎拉消息林肯编了个谎迈可尔却露出怀疑神色然而越狱即两人只好把儿女私情放一边 林肯回到酒店与惠斯勒女友索菲亚紧锣密鼓地为迈可尔越狱做准备事情却未如想象般顺利而苏克雷“掘墓人”身份引起了一些神秘人关注金钱诱惑下苏克雷答应为们向狱内运送包裹 “背包”为了赢取路赛罗信任忍受着非一般侮辱和谩骂最让感到痛苦路赛罗总能随心所欲玩弄女人而却只能体会欲望折磨 迈可尔终于找到了警卫弱点试图利用电器造成电磁脉冲干扰警卫电视信号从而分散警卫注意力当一切正如迈可尔计划进行时意外出现了一名警卫发现了迈可尔狙击枪专用望远镜 一群警卫冲入索纳质问究竟谁用望远镜迈可尔承认了自己观察们一把枪立马抵了迈可尔脑门上怎能说出观察警卫原因突然惠斯勒站出来大声嚷到自己用望远镜观察候鸟并拿出鸟类指南解释警卫相信了并没收了望远镜迈可尔此刻呼出了一口大气越狱计划愈发困难起来 林肯和索菲亚发现穿过森林到达索纳方法行不通两人只好改走海岸线却发现能步行至索纳边缘们并不知道迈可尔越狱计划面临着被腰斩危险然而马洪意外发现却让迈可尔希望重燃还有不到24小时原定越狱计划就要开始了… 一切却仍未知数 第6集 狱中来的新囚自称见过惠斯勒,而惠斯勒却口口声声说从未见过这人。此举引起了迈可尔的怀疑。离越狱的时间还剩3个小时了,迈可尔叫来了林肯,让其设法在狱警的咖啡内下药。再次询问起莎拉的近况,迈可尔要求看到莎拉的照片,否则取消越狱计划。林肯一带而过,心中却是更加不安起来。 迈可尔在狱内寻找着最适合逃跑的房间,却发现那是普通囚犯的“禁地”——那是路赛罗忠实手下萨米的房间。探路之际,正逢萨米回来。千钧一发之际,迈可尔冷静地从侧门离去,逃过一难。 马洪在FBI的朋友找上门来,希望将他调出索纳。作为交换的条件,马洪必须在庭上供出他所知道的关于“公司”的一切消息。马洪考虑过后,还是接受了。 可怜的新囚被谋杀了,路赛罗誓要抓到凶手。矛头立马指向惠斯勒。此时,狡猾的“背包”已经取得了路赛罗的信任,他正计划着铲除眼中钉——萨米。 林肯一边准备着弟弟的越狱计划,一边忙着问苏珊取照片,并确保LJ的安全。在咖啡掉包计划上出现了波折,情急之下,惠斯勒的女友索菲亚巧妙地搭上了狱警的顺风车,并顺利把他的咖啡换成事先下了迷药的咖啡。不想狱警起了色心,索菲亚自称是路赛罗的女人,终于化险为夷。 “背包”偷到了萨米的戒指,交给迈可尔,更暗示他,如果想惠斯勒安然无恙,必须牺牲一个无辜的人。迈可尔听了“背包”的话,将萨米的戒指丢到了血泊中。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竟在马洪的房间找到了一把带血的刀。迈可尔找到了路赛罗,正准备理论之际,路赛罗捅死了自己的一个手下,他告诉迈可尔自己已经找到了凶手。在上天的眷顾下,惠斯勒保住了小命。 苏珊带给林肯莎拉的照片依旧是上次那张。林肯料到纸是包不住火的了,他一五一十的将莎拉的死告诉了迈可尔。 迈可尔平静地离开了。他找到了惠斯勒,将一切都归咎于他,继而歇斯底里地大骂起来。盛怒之下,他丢下了一只鸡爪,向惠斯勒挑战。惠斯勒惊呆了。路赛罗给两人15分钟的准备时间。就在惠斯勒又急又纳闷的时候,迈可尔悄然出现。 原来刚才的那一幕只是前戏,利用决斗分散囚徒们的注意力。真正的越狱行动即将开始… 第7集 其实决斗事情只一个幌子。迈克尔虽然很悲伤,但真正目的是借决斗喧哗来掩盖越狱意图。三点,双方约定决斗时刻。但此时两人却会暗度陈仓,实行越狱。谁知道这一切最终弄巧成拙。虽然一个狱警最终被迷倒,但阳光却没有给予们足够时间。迈克尔和韦斯勒只能够暂时退回囚室,并且没有时间掩盖越狱痕迹。两人最终被迫决斗,而就韦斯勒要对迈克尔实施致命一击时候。循迹而来狱警出现了,狱警杀了一个囚徒杀鸡儆猴,并且警告莱切罗,如果不能管教好其人,那么就会找个人取代。暴怒莱切罗抓走迈克尔,但出人意料却要求迈克尔继续实行计划,并且带一起走。因为再监狱统治权已经受到威胁监狱。监狱外面,越狱失败使得林肯只能强夺人质,但和苏克雷使尽全力也没有救出LJ。苏珊来到监狱探访一个神秘人,而那人竟然韦斯勒,而韦斯勒要求多给兄弟俩四天时间,第8集 苏珊答应给兄弟俩多4天时间去筹划越狱,但组织可没有那么好耐心。将军出现了,并要求苏珊强行把韦斯勒救出来,至于兄弟俩和韦斯勒女朋友——他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监狱里面守卫正用强化钢加强各处窗门,而莱切罗和迈克尔一众人则继续筹划新越狱计划。莱切罗和迈克尔虽然暂时结成利益同盟,但却有各自想法,更别提心怀鬼胎了。韦斯勒已经知道组织会强行营救,只需要5点时候出现天台上就可以了。迈克尔通知林肯会面临危险,而经过枪战后脱险林肯和苏克雷告知迈克尔组织已经派出杀手来杀他们。迈克尔突然意识到,这意味着组织有其方法来营救韦斯勒。于是迈克尔跑到天台上并且阻止了韦斯勒逃跑,而组织派出两架直升机也只有无功。而返监狱守卫被这次越狱彻底激怒了,认为一切都缘起于迈克尔,并且决定把他带离这个监狱——迈克尔命运又将陷入一片迷雾中。第9集 索纳监狱迎来了一个新监狱长,而高压政策逼迫迈克尔说出了整个事情真相。监狱长无法相信这个离奇故事,于把威斯勒也抓来和迈克尔对峙。最终威斯勒也经受不住刑罚,招认参与越狱。监狱外,林肯继续在苏珊和迈克尔中间绞尽脑汁。而苏珊出现,并且带来了LJ,展现了一定程度上善意。而苏克雷为了挣钱养活老小再次接受了送货去索纳监狱差事。并不知道送那个盒子里面放着一支手枪。监狱内外,针对黑帮老大莱切罗正策划者一个阴谋。迈克尔想办法联系到了林肯,并且靠这条讯息让监狱长抓到了苏珊。苏珊,威斯勒,迈克尔,三方对峙。监狱长终于相信了这个故事,并且找人设法去救LJ。但事情发展并没有那么顺利。苏珊把们引入了一个陷阱,杀掉了监狱长,再次用LJ性命威胁林肯。监狱长死了,威斯勒和迈克尔重返监狱;加上之前回来马宏一切似乎回到了个原点……第10集 Linc和Sofia来到一座废弃的建筑物门前,Linc拿出Sucre给他的纸片确认后敲门,Osberto开了门。Sofia想帮Linc翻译,但Linc说他听懂了。他们跟着Osberto进入一个小房间,里面站着Eduardo,Sofia帮Osberto翻译:钱在哪?Linc拿出一卷钱给他们看,又放回口袋里。 Linc扫视Osberto和Eduardo,他有不好的预感:“货在哪?”Sofia翻译,说:“先付钱。”Linc:“我已经给他们看过了,我要看货。”Osberto生气了。Sofia说我们走。Linc:“告诉他不要浪费我的时间。”Osberto看了看Eduardo。Eduardo点头,拿出炸弹,打开开关,上面的倒计时是15秒。Osberto睁大了眼睛,但Eduardo没有改变主意。 Linc保持冷静,Sofia:请把钱给他。Linc说没问题,把钱扔了过去,Eduardo把关上开关。Linc:杀伤力大吗?Osberto:是的。Sofia:接下来该做什么?Linc:问他怎么遥控。Osberto拿出一个顶端可以转动的手机递给Linc,再拿出黑色塑料袋把炸弹装好。 Michael在回去解决越狱的通道前和一个神秘女人的会面。 Lechero和Sammy争夺SONA的控制权已到白日化阶段。 T-Bag让Bellick再次发挥他做狱警时的看家本领。 Linc在电脑里搜索“Gary Miller”。 Sucre和Susan有2次会面。 Sourc:SpoilerTV 当Lechero在SONA逐渐丧失权利时,Smmy使得Michael的越狱计划濒临破产。 T-bag逼迫Bellick最后一搏。 Linc和Sucre计划炸死Susan。 一路相安无事,飞机降落在洛杉矶,已是清晨时分。lincoln随人流走出机场,脚下踏着美国的土地,一时间心潮澎湃,离开美国时,自己还是个被通缉的逃犯,回来时,已经是一个洗清罪名、完全自由的美国公民,他不禁想起了Kellerman来,是什么原因使他终于挺身而出,供认了一切罪名? “先生,来份报纸吗?”清晨的机场外,出租车区域人流稀少,一个黑人小孩拿着一大叠报纸,到处叫卖。 “来一份。”lincoln低头搜索裤袋中的硬币,那黑人小孩一见他的脸,神情诡异,扭头就跑,lincoln莫名其妙地站着,难道自己还在被通缉?果然,那小孩带着两个机场保安又走了回来,lincoln立即转身离开,身后有人不注呼喊,lincoln头也不回,越跑越快,七转八拐,也不知有没有将他们甩掉,正郁闷间,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lincoln抬头一看,机场门口升起一阵浓烟,还有一些女人的惊叫声,男人的呼喊声。KB袭击吗?lincoln不想多管闲事,他必须尽快赶往拉斯维加斯,那才是他的目的地。他走上了机场大道,希望能遇到车辆捎他一段,过不多会,一辆黑色商务车从背后飞速驶来,lincoln见状,知车主开得如此之快必有急事,却还是伸了伸手,想碰碰运气,那车果然从lincoln身旁掠过,lincoln正失望之余,不想那车一个紧急刹车,停在了前方二十米处,lincoln连忙紧跑几步赶了上去。 “夸”地一声,车门从里面被拉开,“快上来!”司机戴着墨镜,大声喊道。 lincoln没有直接上车,而是犹豫了一下,因为他认出了那个司机,竟然就是Kellerman! “快上来!”Kellerman对他一招手,lincoln不再多想,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带上车门。 “lincoln burrows,好久不见了。”车后座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lincoln不用回头看都能认出来,一个之前在电视里经常听到的声音,前总统Caroline Reynolds。12集 lincoln回头一望,果然是Caroline本人,心中不由得一震,自己的入狱与死刑,全拜车上的这两位所赐,若是几个月前的他,早已上前一把将她掐死了,谁知现在,却同为天涯沦落人,甚至,洗清罪名的lincoln比他们的日子恐怕还要好过些吧。“呼…”lincoln深深地舒了口气,叹道:“还以为你们两个正在监狱里呢…” “呵呵…实际上,”Kellerman笑道,“若不是Caroline,我应该早已在地狱里了。”原来Kellerman当时在押解途中,自知“公司”必将杀他灭口,谁知正当那位“司机”将车停在偏僻的高架路下,准备动手将车内的人全部解决时,Caroline派出的手下紧跟在后及时赶到,干掉了司机和警员,救走了Kellerman。(注意第二季最后一集的那个场面,只见有人对车内开枪,却并没有交代Kellerman是被打死还是被救。)Caroline在辞职后便隐秘起行踪,躲避“公司”的追捕,直到救出Kellerman,两人这才开始了一起逃亡的生涯。 “我们去哪?”lincoln问道。Kellerman没有回答他,一声呻吟从车后传来,lincoln再次回头,这才注意到,车后除了Caroline,竟还躺着一人,由于视线被挡,看不清其面目,远远见那人床下滚轮,分外眼熟,竟然就是机场里那个神秘的危急病人! “想知道他是谁吗?”Caroline见lincoln好奇,回身撩开被单,那张脸是lincoln永远不可能忘记的,被sara枪击坠河后消失不见的Bill Kim! lincoln恍然大悟,原来当日pol.ice找寻不到的“尸体”,很可能被一同来到巴拿马的“公司”人员救走,送到当地医院急救,暂时保住性命。然而随着伤势的突然恶化,他们急需将他转移回美国的医疗机构,这才匆匆搭飞机赶了回来,公司里竟然还有Caroline的内应一直透露消息吗?那么那袋钱,是否也被他们带了回来?lincoln仔细观察了一下车后的情况,果然在车后的角落里,那只之前落水的钱袋,正静静地躺在那儿。 “一得到他要回国的消息,我们第一时间赶到了机场。”Kellerman面无表情地说道。 “原来刚才机场外的爆炸……”lincoln坐在Kellerman的侧面,瞥了一眼他怀中的消音手枪。先制造爆炸吸引保镖的注意力,再突然出现将他们全部干掉,拿钱,推车,走人,干净利索,杀人不眨眼,确实是Kellerman一贯的风格,不过就算这次有Caroline从旁协助,如果不是保镖们下飞机后还没来得及将箱子中的武器分发出来,恐怕Kellerman也不可能干得那么轻松漂亮。 想到此处,lincoln又侧头望了Kellerman一眼,依旧戴着墨镜,冷酷无情的架势,有这样的一个人与自己同一阵营,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对面的车道上不断有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疾驶而去,而Kellerman的嘴角上,似乎还挂着那么一丝很难察觉的微笑。 “我们去哪?”lincoln又不耐烦地问道。 “就快到了。”Caroline回答。她正在车后检查钱袋,“哦我的天!”前总统自言自语,又大声向lincoln叫道,“你们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吗?包里只装了一半的钱,而且全是泡过水的,有一些都烂得不能用了…” “泡过水我能解释,韩国人把它扔进了水里。但是只有一半的钱,什么意思?”lincoln奇道。 “这个包里,原先一共有多少钱?”Caroline问。 “五百万。” “包的下半,装的都是白纸…呃…大约少了三百万的样子!”Caroline边说边作清点,“除去这些烂得不能用的,应该只剩一百多万左右。” “……T-Bag!”lincoln想了一想道,“他一定是之前就把钱藏了起来以防万一,在美国?墨西哥?还是巴拿马?”lincoln转头道,“借我手机用一下。”Kellerman从怀中摸出手机,lincoln马上拨通了号码。 “喂…到了…你还好吗…你在哪…恩…告诉他,看好T-Bag,他还有用…他藏了一部分钱…恩…保重,拜拜。”lincoln挂了电话,将手机还了,Kellerman已经驶下了机场高速,转入一片密林,停车,下车,把Bill推了出来,lincoln和Caroline也下了车,四下一望,渺无人烟。 “了结的时刻到了,告诉我是谁在掌控着‘公司’,或许我能让你走得爽快点。”Kellerman掏出消音手枪,对准了Bill的额头,Bill气息衰弱,睁开迷离的双眼,脸上的坦然多于惊恐,似乎不需要子弹也会随时死去一般。 “呵呵……呵呵呵……”Bill一阵冷笑,表情痛苦不堪,似乎嘴巴每动一下,都会抽动整个脸部的神经,半晌才断断续续地挤出几个字道,“Caroline…你背叛了我们…不得好死!” Kellerman失望地摇了摇头,打开了手枪的保险,笑道:“回答错误,还有什么最后要说的吗?” Bill转动眼珠,直勾勾地看着Kellerman,突然又西斯底里地放声大笑道,“你爱上了这个女人?哈哈…你到底了解她多少…她和她的弟弟……” 还未等他说完,“砰”一声枪响从Kellerman身后传来,子弹穿进了Bill的下巴,从头顶穿出,血浆横飞中,结束了他的生命。Kellerman惊讶地回过头,Caroline正端着枪,甚至连消音器都没来得及装上。 lincoln站在一边,漠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他刚才想说什么?”Kellerman有点莫明。 “没什么,临死还想挑拨我们。”Caroline收起枪,转身上车。lincoln与Kellerman跟着上了车,“你现在要去哪,我们可以捎你一程。”Kellerman问道。 “拉斯维加斯。”lincoln道,“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去巴拿马救你弟弟。”Kellerman戴上墨镜,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第十三集 茫茫的莫哈韦沙漠中,一座座高低起伏的沙丘缓缓移向身后,lincoln坐在长途大巴上,眼望着窗外,大巴沿着仿佛主动脉一般的高速公路穿透沙漠,向着拉斯维加斯的方向疾驶。路标显示车已过了巴斯托镇,距离贝克镇还有123公里,距离拉斯维加斯尚有374公里。就在两个多小时前,Kellerman将lincoln送到了长途汽车站,搭上了开往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大巴。告别时,Caroline平分了钱,将那只背包交到了lincoln的手中,里面装有约50万现金。Kellerman告诉他,他现在虽然已是自由身,但是“公司”利用他们一贯的手段,在法院宣判的当天,制造出许多其它更具“爆炸性”的新闻,它们覆盖了lincoln重获自由这条新闻的影响力。也就是说,目前的美国民众,大多数仍不知lincoln的无罪,且将他视为逃犯,另一方面,“公司”仍然监听着go-vern-ment及警方的动态,只要有人报警声称发现了lincoln的踪迹,在警方置之不理的同时,“公司”会马上出动人手,根据线索追杀lincoln。lincoln出机场时被卖报的小孩认出并报告了保安,就是这个原因。 lincoln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接过了背包,并开口询问为何要如此帮助一个曾经毁了他们一生前途的人。Kellerman盯着lincoln眨巴眨巴眼睛,始终没有开口。Caroline告诉lincoln,其实他们自己也是受害者,是公司的傀儡,对于lincoln兄弟俩,他们终究怀着一些愧疚,和钦佩。命运的齿轮终将他们两个沦落人啮合在了一起,他们商量之后,决定报复曾经将他们像玩偶般操纵的“公司”高层,杀掉Bill只是这对复仇齿轮转过的第一圈,“公司”似乎仍不放弃对lincoln的追杀,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救出michael,便成了当务之急。Caroline最后希望lincoln能早日解决美国的事,到巴拿马与他们汇合。 lincoln会意地点了点头,背起背包,道声“后会有期”,登上了巴士…… “自从前总统Caroline宣布辞职之后……”大巴的收音机中播发着当日的午间新闻,“……明年是大选年,继希拉里等人之后,议员Nathan Petrelli昨天透露有意竞选第56届美国总统,据悉,这位来自纽约的政客一直以来受到拉斯维加斯著名的Linderman集团的支持……”lincoln没有心思去听那些政治新闻,他盯着窗外缓缓移动的沙丘,对前途一片迷茫…… 下午五点不到,大巴终于抵达了赌城拉斯维加斯。lincoln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城北的Valentine教堂。Valentine教堂是罗马天主教在美国的著名教堂,有种说法是为了纪念公元3世纪Valentine的事迹。当时罗马君主禁止士兵婚嫁,Valentine不但不听从罗马君主的命令,更秘密替未婚男女举行婚礼,因此被捕,更于2月14日当天被送上绞架绞死。而今晚五点,Valentine教堂里将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傍晚时分,道路稍显拥堵,lincoln急得满头大汗,不断催促司机。司机却看似不紧不慢,还不时通过后视镜瞄了他好几眼。lincoln顿感不妙,上巴士前他曾买过一张赌城的地图,途中仔细研究了一番,现下位置已离教堂不远,lincoln扔出一张美钞,弃车而走,身后司机大叫起来,lincoln回头一看,那司机立即将头缩回了车内,躲了起来,生怕被穷凶极恶的逃犯一枪暴了头一般。lincoln不加理睬,快速往前跑,Valentine教堂就在前面了,一看表,已经六点过了十分! 此时的Valentine教堂,正沉浸在一片祥和温馨的气氛中,客人们安静而坐,牧师已经完成了祷告和经文诵读,男女双方也已经接受了牧师的祝福,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Hector Sucre,你愿意终生爱主、诚信、发誓永远忠于Maricruz Delgado并接受她为你永远的妻子吗?”牧师向男方问道。 “我愿意。”Hector毫不犹豫地答道。 “Maricruz Delgado…”牧师转头向女方问道,“你愿意终生爱主、诚信、发誓永远忠于Hector Sucre并接受他为你永远的丈夫吗?” “我……”Maricruz眼中含着泪花,迟迟没有开口,Hector正在盯着她,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露出了凶狠的目光。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期待,一个喘着粗气,汗流浃背的男子出现在教堂门口,夕阳的余辉照映出他那一身健硕的轮廓,吸引了全场的目光。Hector和Maricruz也转过头来看他,在那一刻,Maricruz仿佛有一种天神下凡的预感。 男子径直走了进来,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客人中似乎有人认出了他,却惊得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看在上帝的份上…”lincoln强壮有力的臂膀轻松地推开了几个试图上前阻拦他的人,走到Hector和Maricruz的面前,大声喊道,“他还活着,他很安全,Fernando在我们手里!” “你说什么?!”Hector和Maricruz同时惊呼。客人们则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在那儿!”与此同时,教堂门口又出现了几个陌生的男子,擅自闯了进来。 “看样子不像是参加婚礼的,难道是‘公司’派来找我的?不可能那么快就赶到了吧……”lincoln回头望了眼教堂门口,心中暗想着,左脸颊却突然吃了一拳,一个踉跄坐在地上,却是Hector动的手。被lincoln推开的那几人,以为lincoln带了人来闹场,纷纷冲上前去,不由分说,与“公司”的人扭打起来。 “牧师,请继续完成婚礼,快!”Hector转头对牧师吼道。 “那…这…”牧师无奈而又惊恐地望着Maricruz,她还没有发誓,刚才就一直在等着她的回答,“你是否愿意?”牧师轻声问她。 “NO!”Maricruz对着Hector喊道,同时只听“啪”地一声脆响,Hector面部遭到重击,鼻血瞬间喷出,鼻梁都歪了,整个人向后飞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lincoln甩了甩发疼的右拳,拉起Maricruz道:“那就跟我走吧!”

猜你喜欢

  • 更新至03集

    泰坦第三季

  • 更新至01集

    不眠第一季

  • 更新至01集

    行尸走肉第十一季

  • 更新至01集

    爱我第一季

  • 共6集,完结

    绝夜逢生 第一季

  • 更新至01集

    探长薇拉第十一季

  • 更新至07集

    亿万第五季

  • 更新至01集

    英国最具历史感的城镇第一季

齿轮第三季